黑长直

【獒龙】饲养员保育纪事 part1

叶绿素:


1

龙崽被送进动物园的时候还很小,个子小小的,脑袋小小的,脸蛋小小的。

秦志戬小心翼翼地把温暖的小东西抱到怀里用柔软的白毛巾裹着,龙崽眨巴着圆溜溜的乌黑眼眸望向他,有些好奇又有些害羞,肉嘟嘟的尾巴无意识地甩了一下,在空中画了一个小圆,轻轻勾住了他的手指晃了晃,这就算是第一次亲密而友好的接触了。


龙崽的睡眠时间很规律也很长,小家伙怕黑,秦志戬便在他的小窝旁摆放会发光的小石头,伴着淡而柔和的光,龙崽侧卧在小窝里,嗅着青草和鲜花的味道呼呼地睡去,蜷缩起柔软的四肢,尾巴搭在腰上把自己圈成一个小团,可以从晚上睡到第二天的下午。

龙崽不挑食,喜欢肉,也喜欢火龙果和猕猴桃。

他还在长身体的阶段,牛奶是必不可少的。

秦志戬晃着奶瓶走近他的小窝,看龙崽小口小口啜着奶瓶,两边脸颊鼓鼓的,一口气喝掉了大半瓶,再慢慢咽下去,最后打了个奶香味的嗝。

龙崽两手捧着空掉的奶瓶,仰起小脸睁大眼睛巴巴地看他,像是在求表扬。

秦志戬收走空掉的牛奶瓶,摸摸龙崽的小脑袋。龙崽眯起眼蹭蹭他的掌心,乖乖巧巧的模样很得饲养员的心。

等秦志戬离开后,龙崽把藏在被窝下的青菜和黄瓜抽出来,悄悄跑到围栏旁边小声唤着好朋友的名字。


继科儿、继科儿。

龙崽最要好的朋友是一只叫继科的小老虎。

小老虎和他同一天送进动物园,但因为他们年纪还小,要被不同的饲养员专门照料,现在还不能住在同一间屋子里。

小老虎调皮,喜欢捣蛋,挑食,不好好吃肉,一天天扒拉在围栏上努力往上爬,老想着要从那里翻过去找龙崽儿玩。

肖饲养员发现后,被轻松揪住尾巴放回窝里狠狠教育了一番,小老虎躲在角落生闷气不想理他,还咬过肖饲养员的手指头。

等龙崽从围栏的空隙给他塞过来最爱吃的黄瓜时,小老虎才又晃着尾巴笑得脸颊上的毛都翘起来。


龙崽说:“继科儿你不要再爬围栏了,万一摔下来受伤了怎么办,那该多疼呀……”

小老虎摇摇尾巴说:“没事儿,我就想看看你。”

龙崽也跟着晃尾巴:“隔着栏杆你也能看见我呀。”

小老虎噘起嘴嘟囔:“可是……可是我想抱抱你。”

龙崽眨眨眼睛,发烫的脸颊埋在两只爪子里,尾巴尖冒出淡淡的粉色。

“昂……我也是。”


等他们长大了,终于住进了同一间屋子,秦志戬却愁得头发都白了,每天都要花费好多精力体力将小老虎从龙崽身上撕下来,并且第一百零一次责怪肖饲养员没有好好看住自家崽。

肖饲养员摸摸光滑的后脑勺,表示我有什么办法呢,孩子们大了,看不住了啊。


2

来说说小龙崽和小老虎的第一次相遇吧。


被送进动物园前,小龙崽住在森林尽头的一间小屋子里,没有同伴,孤单一只,刮风或是下雨打雷的夜晚总是害怕得睡不着,只能抱住尾巴捂好耳朵瑟瑟发抖地熬过一夜。

风雨后是个大晴天,龙崽像往常那样到森林的另一边采摘新鲜的野果,途中被漂亮的蝴蝶迷了眼,一路追着跑了好远,等龙崽反应过来时,已经困在森林里头找不着方向。

迷了路的小龙崽只能沿着山边的小溪往前走,却像是没有尽头似的,不知走了多久和多远,累得没有力气再走下去了,肚子里空荡荡的难受。

龙崽拖着尾巴走到一处小山坡的时候,不小心被石头绊了一跤直直往下滚去,却没有想象中的疼痛,反而是碰着了柔软光滑的事物。


小老虎本来在溪边洗脸,后背忽然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一下,差点一头栽进水里。

小老虎转过身,把粘在背上的那团“东西”拉到面前摆正,对上一双乌黑的圆眸。

小龙崽捂住脑袋发懵,耳朵一颤一颤的,过了好久才回过神来,急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要掉不掉的。

“哎,哎你别哭啊……”

打小天不怕地不怕,哪怕和别的动物打架受了伤亦从没掉过眼泪的小老虎着急了,用爪子拍拍小龙崽的脑袋瓜,又耐着性子给他一点一点抹去脸上沾到的尘土。

小老虎是极其爱干净的,这会儿倒也不嫌弃了。

他盯着小龙崽白净的脸看了好一会,支愣起的大耳朵抖了抖,有些许热。

小老虎支吾着问他:“你……你是不是哪儿摔疼了啊?”

龙崽吸吸鼻子,一张口就是黏糊糊的鼻音:“饿了昂……”


小老虎的家就在附近,他领着小龙崽进了屋,把他最爱吃的黄瓜一股脑地捧到他跟前。

小龙崽皱巴起一张小脸,扁着嘴摇摇头:不喜欢……不次……

见小龙崽又红了眼眶,小老虎心里更急了,围着他转了好几个圈儿,忽然想起来什么,猛地扑到床边,把柜子里珍藏了好久舍不得吃的糖果翻出来,罐子里恰巧还剩下一颗蓝色的一颗紫色的。

小老虎慷慨地把糖果塞到龙崽手里。

“喏,请你吃糖果,不准再哭了。”

小龙崽垂下脑袋,嗅了嗅像小葡萄那样可爱的糖果子,嗅到了甜甜的味道。

小龙崽弯起嘴角,无精打采垂在地上的尾巴高高扬起,亲昵地勾住了旁边小老虎的尾巴晃呀晃。

“谢谢你,最喜欢(糖果)了!”

小老虎一怔,整张脸涨红起来,被龙崽勾住的尾巴像是被火烫着了一般,比夏天正午的大太阳还要恼人。


3

而比夏天正午的大太阳还有肖饲养员“嗡嗡嗡”恰似小蜜蜂的训话还要恼人的,是龙崽糟糕的方向感。

动物园不比森林大,但方方正正毗邻交错的小屋子跟迷宫似的。

小老虎总是不放心龙崽独自出外,平日几乎与他形影不离地贴着走,无论是在小屋子里吃饭睡觉,还是在外散步到其他小动物的屋里串门,只要有龙崽的地方,就一定能看见他身后晃着尾巴一脸困兮兮的小老虎,只有龙崽和他说话的时候,小老虎才会撩开眼皮抖抖耳朵,就算是在听了。


当然,如果别的小动物想要靠近龙崽,小老虎就会竖起尾巴,亮出尖利的爪子和牙齿,那副凶狠的警惕模样曾经把隔壁动物园飞过来串门的水小鸟吓得羽毛都掉下来几根。

不少小动物跟龙崽抱怨说小老虎太凶了,不好相处。

小老虎听说过一些不好的传言,不以为意,反正龙崽知道他的好,其他事情他都不在乎。

龙崽却用力摇晃脑袋替小老虎辩解,他说继科儿温柔善良,上次吴饲养员遗失的山楂酱罐子是他一路嗅着味道找了一整个晚上才在树丛里找到的,肖饲给他好吃的也会主动分给弟弟们。

在一旁打盹的小熊猫胖儿听了这话,连忙点点脑袋说:对,科哥对我们可好啦。


4

曾经住在小老虎和龙崽隔壁的山猫陈小杀比他们略长几岁,肖饲养员照料过他,长大后就被送到动物园的另一个区域了。

秦志戬本想让龙崽和陈小杀住一间屋子里好有个照应。陈小杀自然是高兴的,从前住在龙崽隔壁的时候,他就没少把好吃的、好玩的事物分给小龙崽,算是从小看他长大的,很宝贝这个乖巧懂事的弟弟。

陈小杀有时会叼着龙崽的后颈把他带到更高的地方去看天上的云,地上的花草,偶尔还能看见肖饲养员光秃铮亮的脑门。


龙崽第一次被叼走的时候,小老虎满屋子找不着他,怕他走丢,更怕他被其他超凶的动物带走,万一被欺负了怎么办?

小老虎急得在屋里乱撞,肖饲养员吓了一大跳,赶紧把小老虎抱出来。

小老虎从他臂弯挣脱开来跳到地上,可动物园那么大到底上哪儿去找?

万幸的是陈小杀并没有走得太远,他背着龙崽从树上跃下来的时候,龙崽的脸色已经煞白了,身体还在发抖。

陈小杀刚把龙崽放到地上想要舔他安抚他,不料小老虎张牙舞爪龇着嘴就扑过去咬了他的爪子,嘴里大声嚷嚷着龙崽儿怕高,龙崽儿怕高!

幸好肖饲养员及时制止,小老虎咬得不深,只留下一排齿印。

肖饲养员气得把他关在小屋里面壁思过,陈小杀倒是不在意,还夸小老虎有血性胆儿大。


晚上,被关了禁闭的小老虎饿得肚子咕咕叫,可他倔着,始终不肯跟陈小杀道歉。

小老虎在小窝里翻来复去饿得睡不着,就在这时,小屋的门被打开了。

小老虎还没看清来的是谁,就被一团柔软温暖的事物扑倒在窝里。

龙崽把脸埋在小老虎的脖子里,暖呼呼的光滑皮毛搔着鼻尖,龙崽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小老虎噗嗤笑了,把龙崽的小脑袋从他毛茸茸的脖子上“拔”出来。

龙崽涨红成小西红柿的脸蛋沾了软软的白毛,小老虎把它捻下来,又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脸。

“龙崽你怎么一个人来这?这儿可黑了,你不怕?”

龙崽缓慢地点了点头,又摇头。

“我才不怕……”龙崽抬头望进小老虎亮晶晶的眼眸里,“好吧,是有一点儿怕,只有一点点。”

小老虎舔了舔他的鼻头。

龙崽抓着他的爪子晃了晃,声音软软的像泡过牛奶。

“继科儿,明儿我们去找杀哥道歉好不好?”

小老虎嘴巴噘得老高,一副老大不情愿的样子。

龙崽摇摇晃晃地凑过脸去在他唇上舔了一下,又摸摸他脑袋说了声“乖昂”。

小老虎还能说什么,只管不住地点脑袋,大耳朵像是能扇风一般扑棱扑棱。

“龙崽你得答应我,以后不准随随便便跟别的动物走了,好不好?”

“嗯,听你的~”


5

动物园里还住着其他小动物,譬如同属秦志戬饲养的许大蟒,还有肖饲养员家的小仓鼠博儿,大家都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许大蟒天生视力不好,仓鼠博儿长得小,个头圆圆的,经常被大蟒当作是树上掉下来的果子,用长尾巴一把从地上卷起就要放进嘴里嚼。

住在隔壁的龙崽经常听见仓鼠博儿的尖叫,等他和小老虎赶过去时,仓鼠博儿好端端地坐在大蟒的脑袋上,一副惊魂未定委屈巴巴的模样,许大蟒哈哈大笑很是嘚瑟。

仓鼠博儿顺着大蟒光溜的脊背滑到了地面,像只膨胀的灰色气球,气鼓鼓地对天发誓再也不要跟他讲话了。

龙崽轻轻拽了拽小老虎的尾巴,脸上满是担忧的神色,问大蟒和博儿是不是吵架啦?

小老虎很是淡定地拿尾巴勾住龙崽儿的:就他俩平常瞎折腾的脾气,一会儿就消了。

两条尾巴相互缠着纠在一起亲密无间,阳光落在身上,晒得皮毛暖融融的。

龙崽又问:继科儿我们会吵架吗?

小老虎几乎要蹦起来扑到他身上:怎么可能!我俩是整个动物园……不对,我俩是天下第一好!


秦志戬提着奶瓶和新鲜的果子来看龙崽时,瞧见小老虎又仗着比龙崽大一点的身量把他圈进怀里黏糊,脸蛋和耳朵亲昵地贴在一块,但因为尾巴和尾巴还缠在一起,两只小动物顺势摔倒在草地上打了几个滚。

小家伙们有点儿摔懵了,停下来后对视了几秒,才傻傻笑开来。

龙崽被他压在身下,脸颊透出淡淡的红色。小老虎捧起他的脸,朝他脸蛋上呼呼,龙崽的脸好像更红了。

秦志戬黑着脸快步走过去,把崽子们抱起来仔细检查他们身上有没有摔伤的地方,幸好并无大碍。

秦志戬左手抱着龙崽右手拎着小老虎,带着两只不省心的小崽子回到屋里。

刚在屋里打扫完卫生的肖饲养员看他一眼,见他两道眉毛快要拧成麻花,不禁感叹:今天老秦心情又不好了啊。